忍者ブログ

原汁原味的文人是不能生存

果然,一語驚天變,那騾子的崽立刻化掉,鐵打的騾子健步如飛,王莽的軍隊在後面看著劉秀的背影越來越模糊,只好作罷。劉秀並沒有因為逃脫了王莽軍隊的追殺就立刻擁有百萬雄獅殺回朝廷,事實上,他連一個果子都沒得吃美容機構

 

在劉秀最想吃果子的時候,有棵枸桃樹聽見了,於是它把果子獻給光武帝吃,光武帝在流亡途中,第一次吃果子,只覺得甘甜可口,於是看看那樹,自己又不認識,乾脆就說,我不管你是什麼樹,是樹我封你一千年,這話讓柿子樹聽見了,以為“是樹”就是“柿樹”。所以,它當然要活一千歲。因為這個緣故,柿子樹的樹心都是黑的,因為他幹了虧心事。驕傲的柿子樹到處宣傳自己能活一千歲,枸桃樹聽了氣炸了肚子,柳樹聽見氣歪了脖子。現在你看吧,凡是枸桃樹都是“大肚子”,凡是柳樹大多也都是歪脖樹。我不想繼續把故事講下去。憑我的感覺,光武帝劉秀窮途末路,沒水喝,沒果子吃,連騎的騾子也是懷孕的。那麼他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富家子弟,更不可能是一個白面書生,他應該是一個武士,他必須擁有健壯的肌肉,必須具有雄混的體魄,一個被篡了位的皇帝,為了奪回王位,他必須帶領千軍萬馬手持利劍腰胯戰馬親自與反賊戰鬥。而一個富家子弟或者白面書生是絕不可能躲過王莽大軍的追殺,更不要說統帥軍隊與叛軍作戰!這樣說來,從文化認同感上來說,他來的應該是伏牛山,因為伏牛山是健壯的,是雄混的,是男人的本色,是英雄的本色!同樣也是在伏牛山腳下,離白果樹不遠處,有另一位名人的故居。這一點,不像光武帝的傳說那樣飄渺,它是真實的,是可以去觸摸,去考證的瑜伽鍛煉

 

在漢代過去幾百年後,另一位大人物也出現在伏牛山腳下,他門口的河水甚至直接通往光武帝落腳的那棵白果樹。唐代的吳道子在歷史另一個節點的等待中緩緩走來。其實,你完全可以認為我在故作呻吟,因為光武帝劉秀擁有健壯的體魄可以接受,吳道子可是個文人,是個名鎮中華的大畫家。文人,自古在中國人的精神世界裏就是纖弱的。我去過吳道子故里,吳道子的門前有一條河,據說是他洗硯臺用的,你不相信吳道子有健壯的體魄,也一定要相信,他擁有一條結實的胳膊。硯臺洗黑了整條河流!這不是一個瘦胳膊瘦腿的人能夠做到的!吳道子的故里離縣城隔著伏牛山,這個山裏娃,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跳出大山出人投地的,也許,也不僅僅是實際存在的那座大山,還有精神上的。八百里伏牛山,多半是丘陵地,吳道子所在的那個地方,土地貧瘠,民風彪悍,山上至今還有一座令人膽戰心驚的土匪寨。這樣的環境,原汁原味的文人是不能生存的,他首先要學會如何填飽肚子,還要學上幾手功夫,以便遇到強盜的時候能夠保護自己。所以,我寧願相信吳道子也擁有健壯的體魄,他在幾百年後的唐代,被光武帝碩大的身影覆蓋。他感應到那種力量,並在幾百年後回應他。作為一個文人,他不但在精神上強大,也在體格上強大起來,正像那朝夕相處的伏牛山,它的肌膚,也是他的肌膚,他是大山的子民,他也未曾愧對它!Attractive women - making eyes for girl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