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所有相遇和回眸,都是緣分

心痛的不是你說的那些話,心痛的是我們明明都很愛對方,為什麽我們走到了這樣的地步,如果不能共患難,那不是愛情。我也不可能再你最困難的時候丟下了你。那樣我做不到,這輩子我也不會再愛上別人了。我不是周星馳我不會用喜劇來表達我的悲傷,我隻會用傷感的文字來訴說我的傷。

時光匆匆而過,從不停歇, 嘆年華已過。 萬物在更新, 暮春已過迎來淺夏,歲月是公平的, 從不多給人一秒,也不會少給任何人一秒。 一寸光陰,一寸情啊。 多麽想在寸年的光陰裏,尋找一份寸情。 可時光若水,潺潺流淌。 轉眼,又是一季, 一季過去,一季又來。 我們仿佛被這反反復復的日子包裹著, 一日一日的向前。 心緒,碾轉萬千。 無論憂傷,還是喜悅, 都在流年深處安靜盛開。 心靈深處被那些無奈與感慨纏繞,不免有些淒涼 。

時間如流沙,不是自己握不緊,握著握著就從指尖流走了, 流年太匆忙,來不及細品, 轉身便錯過了一季繁華。 再回首時, 隻留下斑駁的點點記憶, 多少塵煙往事, 已隨風去了,飄散於雲海中。 時光易逝,歲月倉促, 不要讓太多的曾經,占據現在的心房, 把快樂或憂傷,溫暖或薄涼的過去與昨天, 關在心門之外,輕裝前進, 讓自己的腳步走得輕鬆點,明天在希望就在。

流年若水,歲月幽香。 喜歡倚著時光,靜坐自然, 訴一紙婉約,摹一幅水墨, 尋一抹淺淡,是生活裏難得的一種清歡。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是匆匆過客,有些人是匆匆過客,與之邂逅,轉身忘記;有些人與之擦肩,必然回首。 人應該多去旅行,趁著還不算老的時候,有脾氣裝瀟灑,有本錢耍個性,有精力去折騰。在風景如畫的地方拍一些美得想哭的照片,留給老年的自己。 無論人生的成功與失敗,歡樂與憂傷, 如一朵朵色彩各異的小花兒, 裝點在歲月的簾幕上。

流年似水,歲月如蓮。 有多少美好在日出日落的光陰裏悄悄溜走, 有多少無可奈何隨著一季季的花開花落依然蔓延, 好多夢層層疊疊又斑駁, 擱淺在歲月的拐角處,飄渺如煙的歲月裏, 難以數清丟失了多少亦真亦幻的旖旎夢想。 在失去中收獲,在收獲中失去, 一切自然的如四季輪回。 歲月總是以平緩的姿態行走, 留在心底的溫情卻越走越濃, 散發著醉人的馨香持久而綿長。

2017年10月5日,舉國同慶的日子裏,我再一次迷失在了這座城市,這裏空氣中夾雜著我所有的念想,這裏道路兩旁所有的樹木,見證了我每一次的喜怒哀樂。這個我熟悉而陌生的城市,我不知以後會不會常來,也許會,因為某個人,也許不會,依然因為某個人。

當我再一次一個人走在這座城市的夜色裏,感受著與我那個小山村完全不同的秋風,心裏滿是失落與沮喪。仿佛是兩個世紀的風,一個勁的狂掃著我心底唯一的一絲期盼,我歡心,又傷心。

PR

活霊(いきりょう)」


この季節、やっと寒さから解放され、ホット一息というところ。
野山では百花繚乱(ひゃっかりょうらん)とばかりに花が一気に咲き乱れている。
いい季節がやって来たという感じでもあるが許智政醫生
古来の日本では、かえって、こんな季節を怪しんでいた。
花には「活霊(いきりょう)」が籠っていて、
花が枝から離れ散るときに、この「活霊」が騒ぎ出すと考えていた。
そのため、この季節に行なわれるのが、「鎮花祭」と呼ばれる「花しずめ」のお祭り。
「やすらい花や」という言葉を唱え華洋坊
花に宿った「活霊」を慰める儀式がかなり昔から行われて来ていた。
ただ、それらの儀式には、もう一つの意味がある。
桓武天皇時代に長岡京を造営する責任者だった藤原種継をはじめ、
その当時に「若くして非業の死を遂げた者」たち
に対する鎮魂の役目をもっていたようだ。

ネパールで地震が起きた。
私は、今から40年ほど前にネパールを旅したことがあった。
喧噪なインドを経てネパールのカトマンズに着いたときには、
緊張から解き放たれたような晴れやかな気持ちになったことが思い出されてくる。
遠く雪を冠った山脈が見えるカトマンズの街は小さく
一角を抜けるとすぐに農地が広がっていた。
その当時、インドもネパールも貧しい国だったが、ネパールの子供たちの
屈託のない明るい表情と、気軽に話しかけてくる様子が印象的だった。
そして、ふるさとに帰ったような気持ちになって華洋坊 好唔好

演繹在的夏夜的水中。

繁華都市,唯有喧鬧,找一塊林蔭水域,便是休閒的天堂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

借一支柔美的夜光,讓心情再水波上蕩漾,日間的瑣事,在夜幕下悄然淡忘,全身的疲勞,在垂釣中輕鬆雲消。

靜夜中,偶爾有一絲牽掛,拉動了心靈的座標,敏感的釣竿,迅即彈出一絲清脆的迴響,水中的音符傳到了心坎,比阿炳的二胡,還要動聽悠揚。

夜風拂著我的臉龐,如母親的關懷,永久難忘。童年的往事,在蛙聲中回放。一盞油燈,走遍原野山坳,一個魚簍,就是全家餐桌上的希望,家鄉的小河,曾經讓我童心飛揚,獨木橋上,至今還殘留了我斑駁的印象。

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蒼白的歲月,在青絲上慢慢增長,童年的往事,在魚絲上越拉越長,在沒有月光的夜晚,拉出了一曲雜亂無章的歌謠,不知是歲月的坎坷還是人生的悲傷?春夜,絮花飄落,滿地沁香,江水湧動兩岸風光,美景良夜,醉似酒後的搖晃,在風起的時候,很難捕捉魚訊的目標。浮標在水波上跳舞,是否有魚跟著起舞?人生如戲,有時也會被魚戲弄。

人釣魚,魚耍人,鬥智鬥勇,演繹在的夏夜的水中。

浮標頻點,繁星閃爍,小魚玩鉤,手握釣竿蠢蠢欲動,卻又難以啟鉤!有蝙蝠掠過,驅散了嗡嗡的蚊蟲,偶爾撞擊釣竿,驚動了水中的頑童,小魚離去,大魚上鉤,把釣竿拉成了彎弓,最美的享受,盡在溜魚之中。

熱鬧大都市,靜美山水間,在月光下垂釣,更有一種詩情畫意。

秋月如水,洗淨了世間的塵擾;秋水如鏡,映照著人間的陰陽;秋風如詩,抒寫著世態的炎涼。秋夜,有一首道德的詩歌,讓人生去細細品讀。

婆娑的楊柳,開始灑落青春的魅力,泥土的清香漸漸沉入水底,魚兒遠離熱鬧,秋蟲開始喧鬧,是小人得志,還是是非顛倒?在敏感的釣具上,彈出了最好的迴響,魚出秋水,肥如月亮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

戀愛育兒在情在理

既然她軟下來了,我也就順水推舟,可憐巴巴地說:“媽,你也知道,現在找個好保姆,比找失散多年的親人還難呢!”婆婆“撲哧”笑了:“還是你會說話,哪像我那個愣小子,一開口就噎死人。”談笑間,她話鋒忽地一轉:“這麼說,我就非得當保姆了?”我賠笑道:“媽,你可別誤會了,我們只是想請你指導一下保姆的工作。”婆婆禁不住又笑:“看把你乖巧的,可我最近頸椎不大好呢。”
  聽婆婆的口氣,她有想來的意思,只是,剛剛對兒子發了狠,此時下不了這個臺階,須得我給老人家搭個梯子才成。我說笑話兒一般,跟她談起家中的小保姆:勤快、麻利,且力大無窮。洗碗時,碗碟個個崩壞了門牙;拖地時,搗碎了茶几上兩塊玻璃。這還沒什麼,看電視時,她能把孩子頭朝下抱著。水管、液化氣,只管開不管關。
  電話那頭,婆婆幾乎要跳起來。她說,你還有心思笑呢,這哪兒是保姆,這是個明目張膽的殺手啊!不行,我得去照看我孫女。至此,我才松了口氣。
  剛才,若是棋差一著,陪著老公譴責婆婆,這會兒,不光家裏照舊亂著,怕是3個人都在生氣呢。人生不滿百年,戀愛育兒,工作娛樂,都遠遠不夠使呢。一個聰明女人,怎會捨得花大把的時間與精力,冒著迅速衰老的危險,去和唯一能幫自己的人鬥氣呢!
  婆婆說來就來了。她一點兒也不矜持,進門就換上了休閒服,系上條彩格子圍裙,活脫脫就是一個戲裏的俏廚娘。沒多久,變戲法似的,飯菜就上了桌。小保姆欽佩得瞪圓了眼睛,她早已提出,做完這個月就走,要我趕快找人。此時,我心中竊喜:婆婆如此能幹,我的運氣好得很啊。
  婆婆何等精明,她微微一笑聲明:今天,就先做個示範,以後只負責指導,而且,最多住一個月,她就走人。她喜歡旅遊,年輕時工作忙,又顧著家,現在好不容易退休了,不能再委屈自己了。老公一急,剛想張嘴,就被我擰了一把。我邊給婆婆夾菜,邊稱讚她說得在情在理。

花開無岸風雪靜佇

kgienk245gew 花開本無岸,魂落忘川猶在川。醉裏不知煙波浩,夢中依稀燈火寒。”
   未央宮前,大雪紛飛,一朵雪花,穿行在盛世的冬,可是,它卻走失了記憶,留下了忘卻。
   一個童話般的季節,在無盡的歲月中徘徊。
   千年之後,當滿天沁白的雪花傾城而下時,誰的歌喉穿透千年的時空吟唱那綿綿不絕的寂寞。
   靜謐的冬,那個叫做時光的姑娘,踩著碎步姍姍而來,路過你曾今的旅途,帶走所有的回憶。那個叫做歲月的少年,打馬而來,輕撫你清秀的面龐,留下一道道光陰的痕跡。
   此去經年,誰是你筆下不變的少年?相逢陌路,彼此早已成為匆匆過客。
   一段文字,訴不盡千古流年。一個冬季,卻能冰封那最美的記憶。風依舊,在匆匆的人群中行走,心卻依舊在風雪中靜佇。
   十二月的雪花,在時光的軸線中輪回,偏偏飛羽,如同那靜靜的素言,承諾在那個冬季。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